- 2012elections - 9/11 Special Coverage - aca - africanamericanalzheimers - aids - Alabama News Network - american - Awards & Expo - bees - bilingual - border - californiaeducation - Caribbean - cir - citizenship - climatechange - collgeinmiami - community - democrats - ecotourism - Elders - Election 2012 - elections2012 - escuelas - Ethnic Media in the News - Ethnicities - Events - Eye on Egypt - Fellowships - food - Foreclosures - Growing Up Poor in the Bay Area - Health Care Reform - healthyhungerfreekids - howtodie - humiliating - immigrants - Inside the Shadow Economy - kimjongun - Latin America - Law & Justice - Living - Media - memphismediaroundtable - Multimedia - NAM en Espaol - Politics & Governance - Religion - Richmond Pulse - Science & Technology - Sports - The Movement to Expand Health Care Access - Video - Voter Suppression - War & Conflict - 攔截盤查政策 - Top Stories - Immigration - Health - Economy - Education - Environment - Ethnic Media Headlines - International Affairs - NAM en Español - Occupy Protests - Youth Culture - Collaborative Reporting

經濟大蕭條下,對貧者來說連死亡都難以負擔

Posted: Apr 05, 2012

才三十歲的瑞塔 (Rita) 對死亡不是沒有了解。但直到最近她才領悟到,在經濟大蕭條下,死亡對貧者來說是相當龐大的負擔。

English

瑞塔的父母在她唸社區大學二年級的時候因車禍去世。父母是她在美的唯一親人,為求生計, 瑞塔輟學在灣區一家包裝運輸公司任職貨物調配員。幾年後,她發現自己咳嗽問題愈來愈嚴重,有時更會喘氣。檢查發現,瑞塔患了罕見的絕症---一種會導致肺血管緩慢阻塞的疾病。她將在40歲前窒息至死。

瑞塔告訴醫生和護士 ,“我知道我的生命將到盡頭。” 但和牧師會面多次後,現在“感覺很平靜”。在舊金山總醫院的診所內,瑞塔告訴所有願意傾聽的人說,她有兩個夢想: 一是她望能夠和她的貓咪繼續住在米慎區的公寓裡,二是希望能夠繼續用有限的藥物減輕病患帶來的痛楚。

美國現時有超過120萬人像瑞塔一樣患上末期病患 。長期照顧這些病患的健康人員必須問:您希望怎樣死?有些即將死亡的患者希望參與最新的醫藥試驗,其他病患則對剩下的日子進行規劃, 寫下長長的清單。但大部份的患者都有兩個願望:在家中等待死亡而非醫院;以及能在去世前吃一頓豐盛的晚餐。

可是,在經濟蕭條下,這樣簡單的願望對許多人來是難以實現的。

兩年前,瑞塔工作時昏倒了。瑞塔的老闆因此注意到她日益下滑的工作表現, 並說她太虛弱, 不適合工作。失業初段,瑞塔獲得傷殘人士津貼,但一如8百萬因病失去工作的美國人一樣,瑞塔必須在一年後續期。

瑞塔的問題和大多數年輕病患一樣,她因為太年輕而沒有足夠的社會安全退休金 (Social Security)的供款, 所以只能依靠給低收入人士援助── 每月830元的“社會安全生活補助金( Supplemental Security Income) 及加州醫療保險。(Medi-Cal)

起初,瑞塔以為這些補助金是勉強夠用的。她打算放棄飼養她的貓,並搬進價格較舊金山平均房租低的一房式房屋。 她也習慣了選購份量大但價錢划算的食物,以便每月省下200元來支付她需要的處方藥。

但政府的預算縮減讓瑞塔的生活更難過。 有超過65% 的社會安全生活補助金(SSI)申請者遭拒絕,創歷史新高。政府審查員一再審查瑞塔的申請,而一位沒有受過醫療訓練的審查員更誤讀了她的醫療病史。瑞塔患的是 “肺動脈高血壓”—一種會嚴重提高肺部血壓的病症—但這位審查員卻為瑞塔寫下普通的高血壓病, 讓瑞塔的申請被拒。

診所的社工試圖介入, 但瑞塔必須等候90天後的“上訴聽證會”。 90天對瑞塔來說, 是個比她生命還長的時間。瑞塔竟要在沒有收入下, 渡過她最後的生命。

跟據加州的最新預算案,瑞塔受惠的加州醫療保險被限制提供最多六種藥物。她的醫生只能用猜的方法來決定停止處方那些藥物使瑞塔不至於立刻死亡 ,因為目前還沒有足夠的研究讓醫生做出恰當的診斷。

當診所員工討論到這個進退兩難的局面時,瑞塔還開玩笑說:“我應該要去當一個銀行家,而不是一般的納稅人。那麼我便可得政府救助了。”

瑞塔不得不搬離她的公寓。她在前男友家的沙發上借宿,但被前男友懷疑瑞塔的咳嗽具傳染性,將她趕走。她申請了每月422元的社會福利金及糧食劵。但由於無法提供住址,瑞塔只能透過市府對露宿者的補助計劃“關心而非現金” (Care Not Cash),獲得一個收容所的床位和每月只有59元補助。

事與願違,瑞塔的人工呼氣器在她住進收容所的第一個晚上被竊。在第二個晚上,她的鞋子也被偷走了。因此,她開始住進公園裡,卻加重她的病情。最後,她的醫生終於說服了她,住進醫院。

可是, 在醫院裡的瑞塔不快樂。她的臉色失去了光澤。
當社工問她是否願意改變當初計劃,讓診0所替她找一個臨終床位時,瑞塔說她已經寫下了自己所有的意願。這份意願書中,她已經完全清楚表達了她的想法。討論她所遭遇的問題只會讓她哭泣,而哭泣將會讓她呼吸更加困難。



Page 1 of 1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Just Posted

NAM Coverage

Civil Liberties

Why There Are Words

Aug 10,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