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elections - 9/11 Special Coverage - aca - africanamericanalzheimers - aids - Alabama News Network - american - Awards & Expo - bees - bilingual - border - californiaeducation - Caribbean - cir - citizenship - climatechange - collgeinmiami - community - democrats - ecotourism - Elders - Election 2012 - elections2012 - escuelas - Ethnic Media in the News - Ethnicities - Events - Eye on Egypt - Fellowships - food - Foreclosures - Growing Up Poor in the Bay Area - Health Care Reform - healthyhungerfreekids - howtodie - humiliating - immigrants - Inside the Shadow Economy - kimjongun - Latin America - Law & Justice - Living - Media - memphismediaroundtable - Multimedia - NAM en Espaol - Politics & Governance - Religion - Richmond Pulse - Science & Technology - Sports - The Movement to Expand Health Care Access - Video - Voter Suppression - War & Conflict - 攔截盤查政策 - Top Stories - Immigration - Health - Economy - Education - Environment - Ethnic Media Headlines - International Affairs - NAM en Español - Occupy Protests - Youth Culture - Collaborative Reporting

亞美裔學生自殺率上升—三名學生自尋短見

Asian Americans' Rising Suicide Rates -- Three Students Take their Lives

New America Media, Commentary, Andrew Lam Posted: Aug 14, 2009

亞美裔學生自殺率上升—三名學生自尋短見

Andrew Lam

短短三個月間,竟有三名就讀加州理工學院(Caltech)的華裔學生相繼自殺。其中兩名已證實吸入過量氦氣身亡,尚有一名死因仍在調查中,但已初步列爲自殺處理。這些悲劇雖獲華文傳媒廣泛報道,但在主流社會内卻似不存在。

這類自殺悲劇並非個別事件。眾人眼中,亞裔和亞美裔學生或許是學成績超卓,在SAT考取高分,及雄據美國一流學府和高薪職業的優材生,但根據美國疾病控制及防預中心(CDC)的最新報告顯示,他們擁有不為人知的黑暗面, 就是亞裔比一般美國人更有可能自尋短見。

1996年至2006年間,就讀Cornell大學的21名自殺學生中,13名屬亞裔或美籍亞裔,而亞裔學生只佔該大學人口百分之十四。Cornell大學表現高度關注,並於2002年成立亞裔特別精神健康行動組,探討亞裔自殺率居高的原因。
據專門研究亞裔自殺問題的戴維斯加大心理學及亞美研究系教授Stanley Sue所知,亞裔很少談論他們的心理問題。他曾在2008年接受時代雜誌訪問時表示:“ 社工也發現亞裔甚少主動提出個人問題。”
其他研究亦顯示,亞裔相對其他族裔較少使用精神健康服務。他們傾向接受獲傳統文化接納的行為改善和家庭協助。

從事東亞新聞報道多年,我經常聽到有關學生不堪考試成績欠佳而跳火车轨或堕楼自殺的故事。 從香港到東京到台北到河内,年輕人在學業壓力下崩潰,並感到他們最了解的東西遭奪去,因此感到絕望和失落。

80年代中,我就讀柏克萊加大時曾參與校内的越裔學生會,會内有超過一半成員主修電腦科學和電子工程系。有些同學告訴我,他們根本不想當工程師。這些專業不但困難,競爭還非常激烈。

曾有一位朋友因無法承受學業成績下降的壓力而發瘋入院。他是典型的“Anchor Kid”( “拋錨兒童”,意思是單獨被家人送往外國的孩子,以便透過他申請全家人離開越南。),其家人為了讓他逃離共產越南,把家財全都變賣。 他根本沒有時間思考。一人在美國生活,既要全日上學,還要背負照顧家人的責任和經濟壓力。如果不成功,單靠他收入在家鄉貧苦過活的家人便有可能喪命。失敗是不許可的。在家鄉越南,不知有多少飢餓,竭力生活和有才幹的年輕人甘願以生命換取他的位置。

我還記得, 新生入學時,同宿舍的一名華裔學生試圖自Campanile鐘樓跳樓自殺。據了解,自殺原因是他在較難的課堂内拿了生平首個B級成績。經數小時談判後,男生終放棄自殺念頭,但鐘樓從此加上鐵架, 以防再有人試圖跳樓自殺。

再深一層了解這種思維: 我有另一名朋友剛搬進宿舍時,繪畫了一幅以古代亞洲為背景的畫,並把它掛在書桌上。畫中,有一名朝廷命官身穿絲綢官服,頭頂官帽,在揮動旗杆的軍官護送和平民駐足觀賞下,乘著華麗的橋到來。

我們才剛剛認識。 當他發現我在觀賞他的畫時,他對我說:“Do trang nguyen ve lang”意思是“官人通過科舉考試後衣錦還鄉”,並以此畫像鼓勵自己專注學業。事實上,他不需多作解釋。學生來自受儒家思想影響的國家,如越南, 台灣,新加玻,韓國,日本和中國,很容易與此產生共鳴。對於我們這些憑獎學金上大學的學生來説,這就像米高佐敦飛越空中扣籃一樣,是夢想擁有的崇高成就。

但為何教育在儒家文化中如此根深蒂固?

其實,早在美國立國前,類似美國夢的渴望已透過科舉制度存在於東亞國家。鄉村小鎮會集合所有資源,送出村内最能幹的子弟前往科舉試場,寄望一人能考獲功名,自此身懷政權。

朝廷命官的官階很多時是取決於他在科舉考試的表現。 在中國和越南的朝廷裏,成功高中的少數官員可操控朝廷每日運作。官員可被委派任省長,法官,或與皇族結親。平民便可藉此提升自己及其家族的社會地位,光宗耀祖,但成功與否完全取決他能否通過科舉考試。

越南首都河內的眾多廟宇中,要數最漂亮宏偉的莫過於“文廟”。文廟是用來紀念多個世紀以來,經過勤學苦讀,成功通過科舉而升官的人。800年來, 他們的名字被刻上石碑供人景仰。文廟因紀念孔子而於1070年建立,是越南首間大學,現時成爲世上唯一一間視教育為供奉對象的廟宇。

因此,未能爭取優良成績等同有違個人使命,還會使自己和家人的期許落空。我們學會了單靠成績來衡量自己。學校表現成為評價你的唯一方針。受困於學業壓力下,亞裔無法抽空體驗生活, 更被剝削社交機會和獨立思想能力,無法扭轉這種對自身的看法。

一個古老的說法隨著我們飄揚過海:“只在乎完美”(Only Perfection Matters),根據其邏輯,相反地,失敗源自恥辱。根據孔子學説,“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雖然儒家學説影響深遠,但自共產主義和現代化實行后, 很多舊有的價值觀和禮節已逐漸被忘記,唯一留下的是這顆羞恥之心,依然在東亞人思想中揮之不去。失去面子仍可驅使亞裔結束生命。

過去數十年, 亞裔雖雄據了美國高級教育席位, 不足全國人口百分之五的亞裔竟佔據了全國頂尖大學人口的百分之十至三十, 但不為人所討論的是其黑暗面。 在看似邁向成功的光明道路上, 同行的是壓力, 失望, 憂鬱,和在無法爭取理想成績時出現的身份認同危機。

English Version:
Asian Americans' Rising Suicide Rates -- Three Students Take their Lives

Page 1 of 1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Just Posted

NAM Coverage

Civil Liberties

Why There Are Words

Aug 10,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