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elections - 9/11 Special Coverage - aca - africanamericanalzheimers - aids - Alabama News Network - american - Awards & Expo - bees - bilingual - border - californiaeducation - Caribbean - cir - citizenship - climatechange - collgeinmiami - community - democrats - ecotourism - Elders - Election 2012 - elections2012 - escuelas - Ethnic Media in the News - Ethnicities - Events - Eye on Egypt - Fellowships - food - Foreclosures - Growing Up Poor in the Bay Area - Health Care Reform - healthyhungerfreekids - howtodie - humiliating - immigrants - Inside the Shadow Economy - kimjongun - Latin America - Law & Justice - Living - Media - memphismediaroundtable - Multimedia - NAM en Espaol - Politics & Governance - Religion - Richmond Pulse - Science & Technology - Sports - The Movement to Expand Health Care Access - Video - Voter Suppression - War & Conflict - 攔截盤查政策 - Top Stories - Immigration - Health - Economy - Education - Environment - Ethnic Media Headlines - International Affairs - NAM en Español - Occupy Protests - Youth Culture - Collaborative Reporting

Women Immigrants: Stewards of the 21st Century - 女性移民: 21 世紀家庭管理人

New America Media, Poll Summary, NAM Poll Posted: May 14, 2009

女性移民: 21 世紀家庭管理人



新美國傳媒在其最新的民意調查報告中, 探討女性在移民歷史和移民家庭中扮演的角色。



介紹



傳統以來,移民故事偏重從男性角度出發,但隨著20世紀末來臨,女性移民美國數字激增的同時,移民故事亦逐漸趨向女性化。雖然女性移民人口比得上男性移民,但她們的故事卻截然不同。她們的移民歷程不再是獨自漂洋過海探索新機會的故事,而是堅決為維繫家庭關係,甘願越洋過海,重新適應新文化,女性作爲為家庭成員和家庭支柱的故事。



20世紀中後期以前,移民人口以男性居多,男女比例絕不平衡。但時至今日, 此比例已有所改變,移民來美的人口中,有一半或以上是女性。而同樣令人驚訝的是,女性竟佔據全球移民人口超過一半。



新美國傳媒的民意調查發現,女性是20世紀史敘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她們伴隨著男性從鄉間遷移至城市,從家國移民至美國,而旅程的不同階段正促發女性作出行動。離鄉別井,重新適應城市生活,她們不再打算讓男性以養家為名背棄家庭,使家庭破裂,而是有愈來愈多女性決定越過海洋和國家的邊界,與丈夫團聚或把整個家庭遷移。



這行動亦同時改變了傳統移民故事的特質。移民,長久以來在美國人眼中是自我發現和重新發現的象徵,但透過女性的眼光來看,卻是團結家庭的象徵。女性通常以妻子和母親的身份來美。



就像小説《憤怒的葡萄》裏,主角喬德一家橫過大沙漠,前往加州尋找新生活時說,如果爺爺無法與家人成行,無人會離開,因爲家人應共同進退。



現代移民通常從一個城市遷移至另一個城市,但當中經常被忽略的是女性移民的故事。此民意調查正好捕捉她們的故事,而從她們的答話中,可清晰了解到管理家庭就是女性移民生命中的重要意義。民意調查顯示,九成接受訪問的移民女性(三成受訪者是無證移民)報告說他們擁有親密的家庭生活,意思是她們與丈夫共同住, 而孩子是在美國出生或是已來美與他們一家團聚。



移民女性需要克服很多困難,例如語言障礙(有超過六成拉美裔,越南裔,韓裔和華裔女性移民形容自己未能完全掌握英語運用),反移民歧視,缺乏健康服務, 和從事專業程度較低的低收入工作。



女性移民在面對新生活各種挑戰的同時,她們在私人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亦大有不同。很多女性在家國需要維持其保守女性形象,但有約三分之一的受訪者形容她們來美後擔當起家庭支柱的責任,與丈夫共同商議家庭決定,包括家居經濟和家庭計劃等問題。差不多所有受訪者表示她們成功提高收入(部分受訪者的收入更大幅增加,這顯示了教育程度的不同)這就證明女性移民正有技巧地適應美國的生活和就業市場。



從前的移民故事經常是男性從鄉間移民到城市或外國,然後賺錢寄回家。今日,當當女性要離鄉別井時,她們會把鄉間的生活一同帶走。在新城市生活中,他們是維繫家庭關係的靈魂人物,擔當起向外發聲和代表家庭形象的責任,同時確保子女適應新社會,得到健康服務和教育。



最能表達女性就是家庭管理員這一點是,不少女性移民形容自己是家裏爭取美國公民身份的主要原動力。是女性把移民的定義從經濟層面走至公民生活層面,她們是決定新移民人口能否視美國為家園的主要人物。女性移民表示,維持家庭穩定是她們爭取成爲美國公民的主要目的,其次是可在大選投下代表性一票。



踏入21世紀,移民的面孔亦是母親的面孔。民意調查顯示,賺取金錢不是女性移民來美的主要目的-相反,賺取金錢在其他理由中相對排行較後- 她們普遍認爲美國是一個可為後代建造更好將來和值得讓家人落地生根的地方。現時,美國有三分之一的家庭是單親家庭,但高達九成的移民家庭在親密婚姻關係中培育子女。正當美國社會和經濟處於前所未見的混亂中,家庭和經濟穩定再不可分割的情況下,女性移民可為這片她們認爲要建造新家園的土地上帶來更多貢獻。



民意調查中有關華裔女性移民的資料:



此民意調查於2008年8月至9月進行,一共透過電話訪問了1,002名女性移民, 其中100 人為華裔。



根據聯合國於2005年提供的數據顯示,全球約有一億名女性移民。



2007年,美國約有1,890萬名女性移民,較1999年錄得的1,010萬名和2000年錄得的1,560萬名大幅上升。約有27%女性移民來自亞洲國家。



華裔受訪者中,45%表示來美超過20年,37%表示來美10至 20年,18%來美不足10年。當中有6成跟隨家庭成員來美, 另外四成單獨來美。此外,接近8成華裔受訪者是美國公民。



華裔女性移民的教育程度相當不錯,33%華裔受訪者擁有學士學位, 18%擁有碩士學位,但與其他族裔相比,教育程度以印度女性移民最高,半數受訪者擁有碩士學位,34%擁有學士學位。



華裔女性移民多數以合法身份移民美國,9成華裔受訪者是美國合法居民,5%為無證移民。



家庭團聚向來是華裔移民的主要目的。報告中,有44%華裔受訪者表示來美是爲了與在美家人團聚;24%表示為子女尋求更好生活;20%表示尋求更高教育程度;8%表示尋找工作和賺取金錢;還有2%表示望成為美國公民;1%尋求政治庇護。



工作方面,約半數華裔受訪者表示來美前在家國從事專業工作,但來美後,只有24%表示她們仍然從事專業工作。



63%華裔受訪者形容自己不懂說英語或只能勉強說少許英語。



與其他移民女性相比,沒有健康保險的華裔受訪者只佔15%,而沒有健康保險的拉美裔受訪者達40%。



此外,拉美裔在移民歧視方面亦明顯較華裔敏感。當被問及美國移民歧視會否為你家庭帶來憂慮?時,有82% 拉美裔受訪者認為這是重大的問題,只有13%華裔受訪者認為這是重大問題。



華裔女性移民的賺錢能力屬中等,54%受訪者表示她們的月入超過2,000元。較韓裔的70%為低,但較拉美裔的37%為高。



女性移民著重維持婚姻和家庭關係。8成華裔受訪者表示自己現時已婚,只有13%表示自己有未成年子女留在家國。54%華裔受訪者表示,如果美國政府強逼他們離開的話,她們會帶同在美出生的子女離開。



大部分女性移民來美後對自己更有自信。71%華裔受訪者認為來美後,無論在家裏還是在公共地方,更能肯定自我。



女性移民在移美後變得更有家庭地位。華裔受訪者中,19%表示在家國是一家之主,但有有27%認為自己在美國是一家之主。她們亦樂於參與家庭決定,7成華裔形容自己與丈夫共同決定家庭財政,亦有86%形容自己與丈夫一同決定家庭計劃問題。



只有半數華裔受訪者形容自己希望成為美國公民,其主要目的是可保障自己永久在美國居住,其次是保障她們不再與子女們分開, 再者是可以透過投票方式參與美國選舉。




Page 1 of 1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Just Posted

NAM Coverage

NAM Polls